试论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系统

  内容摘要: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是一个系统。它包括规律、基本规律和规律性现象三个部分。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结构是基础条件型规律、实现条件型规律、阶段发展型规律、多态发展型规律、曲折发展型规律和复合主体型规律的统一。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提问和马克思“周年纪念性话语”是比较典型的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规律。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基本规律;规律性现象

  作者简介:梁树发,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史。

  中图分类号:B0-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2826(2014)01-0005-07

  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研究是个大课题,15年来我没有放弃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本文发表的一些意见是我对这个问题思考的继续。本文明确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是一个系统的观点,对规律做了分析和分类,把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与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规律区分开来。

  一、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类型

  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是一个系统,一个规律群。它包括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基本规律和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规律性现象三个部分。基本规律高于规律。按照规律得以形成的条件、表现形式、表现特征等,本文把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划分为以下类型。

  基础条件型规律 这是一定条件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关系方面的规律。马克思主义发展需要各种条件,不同条件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有不同的意义。规律就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趋势与可能总是取决于一定的客观历史条件。这个条件是生产力的一定发展水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状况以及由此决定的阶级斗争状况和社会政治形势。这些条件决定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任务,并一起构成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础性条件。列宁在《论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中的几个特点》一文中,阐述了这个基础性条件与马克思主义发展之间的本质联系。列宁明确指出:“因为具体的社会政治形势改变了,迫切的直接行动的任务也有了极大的改变,因此,马克思主义这一活的学说的各个不同方面也就不能不分别提到首要地位”。[1](P158)列宁揭示了马克思主义发展主题得以确立的规律。

  在《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一文中,列宁还谈到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与人类文明的关系。他指出:“哲学史和社会科学史都十分清楚地表明:马克思主义同‘宗派主义’毫无相似之处,它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产生的一种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恰恰相反,马克思的全部天才正是在于他回答了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他的学说的产生正是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极伟大的代表人物的学说的直接继续”。[1](P66-67)这里谈的是马克思主义产生的科学基础和思想基础。这同样适合于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础的认识。列宁揭示了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同样离不开历史上产生的一切先进思想的规律。

  实现条件型规律 马克思主义作为无产阶级解放的科学,它的发展不可能不经历各种形式的斗争,总的来讲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具体形式是政治斗争、经济斗争和思想斗争。政治斗争造成决定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政治形势,它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础条件。由于阶级斗争需要一定的思想条件、一定的理论与之相适应,所以阶级斗争总要表现为思想斗争。马克思主义是思想形态的东西,是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思想斗争、意识形态斗争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具有直接的意义,它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实现条件。它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意义同前面提到的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础条件出现的“世界文明”的不同在于,后者是历史的,而它则是现时的,因而能够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实现条件。列宁在谈到理论斗争对于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意义时,曾引用恩格斯1874年在《德法农民战争》序言中谈到的理论在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中的意义。恩格斯指出,社会民主党的伟大斗争并不是有政治的和经济的两种形式,而是三种形式,同这两种斗争并列的还有理论的斗争。德国工人由于同欧洲其他各国工人比较起来具有的理论方面的优势,而使自己处于无产阶级斗争的前列。德国工人只要还占据这个地位并且能履行在这个地位所应尽的职责,“就必须在斗争和鼓动的各个方面都加倍努力。特别是领袖们有责任越来越透彻地理解种种理论问题,越来越彻底地摆脱那些属于旧世界观的传统言辞的影响,并且时刻注意到: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做科学来对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2](P219)后来,毛泽东深化了恩格斯、列宁的上述思想。他没有停留在思想斗争、理论斗争对于工人运动的一般意义上,而是把这种斗争形式做了具体阐述并把它提高到真理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的高度。根据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历史经验和社会主义国家思想斗争的现实,毛泽东指出:“马克思主义必须在斗争中才能发展,不但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必然还是这样。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当着某一种错误的东西被人类普遍地抛弃,某一种真理被人类普遍地接受的时候,更加新的真理又在同新的错误意见作斗争。这种斗争永远不会完结。这是真理发展的规律,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3](P230-231)

  以上是从人的一定活动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意义来谈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马克思主义发展还与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有密切的关系。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发展马克思主义,在发展马克思主义中坚持马克思主义。我们要坚持的马克思主义是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中过时了的结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证明了这样一条规律,即马克思主义总是在坚持与发展的统一中得到发展。同样道理,马克思主义也是在继承与创新的统一中发展。

  马克思主义是普遍性的科学的道理,它在特殊的具体的历史条件中生成,它的发展则在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中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共性与个性的统一,就是马克思主义与实际的结合,这个实际既是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又是不同时期的。马克思主义与实际相结合,就是普遍性的马克思主义的具体化。例如,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马克思主义时代化。正是由于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有机结合,产生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大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它们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的理论形态,为马克思主义在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中发展的规律提供了证明。

  阶段发展型规律 马克思主义发展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表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段发展型规律。虽然理论家们在马克思主义发展阶段划分上存在分歧,但并不否认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阶段性事实。自创立以来,马克思主义经历了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阶段,这是就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大的阶段而言。在各个不同的大的发展阶段中还包含若干小的阶段。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大的阶段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本理论形态是同一的。由于决定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大的阶段或基本理论形态的是马克思主义面对的重大实践主题,因此要求从时代变化及马克思主义重大实践主题来认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阶段。例如,正是帝国主义这一客观历史条件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性质及其决定的无产阶级的历史任务,决定了列宁主义的产生及其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阶段性意义。毛泽东思想是沿着列宁主义开辟的道路前进的,意义在于它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特别是发展了列宁开辟的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国家革命和建设的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直接地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它的阶段性意义在于不仅在一般性上继续回答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国家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问题,而且特别是回答了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的发展道路问题,这个道路总的来讲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它的理论形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它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反映了时代主题的当代主流的马克思主义。由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构成的中国马克思主义是继列宁主义之后的马克思主义发展阶段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形态。

  多态发展型规律 这与阶段发展型规律有一定联系。阶段发展型规律着眼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纵向联系和大的发展阶段,多态发展型规律着眼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横向联系和大的发展阶段中的小的发展阶段及其关系。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定阶段就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定理论形态,这是多态发展型规律与阶段发展型规律一致的地方。而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定阶段内的一定形态不一定具有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阶段性意义,这是二者不同的地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定阶段或者说具有阶段性意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形态,一般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主流。只有主流趋势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形态才能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阶段性的标志。马克思主义的多态性发展不同于所谓“多元性”发展。作为“元”存在的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不能是多个,“多元马克思主义”是不存在的。马克思主义的存在和发展不是“多元”而是“一源多流”,“源”就是“元”,“流”就是“态”,“一源多流”就是一个原本马克思主义在发展中呈现的多种多样的流派。“一元多态”、“一源多流”是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事实,也是它的规律。坚持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多态性观点、承认马克思主义多态发展型规律的意义在于,使研究者注意到马克思主义发展过程的复杂性,既要关注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主流,也要关注发展中的非主流,看到马克思主义发展是一个非单线过程。

  曲折发展型规律 科学发展、思想发展都要经历斗争和曲折,这是科学史、思想史证明了的。本文前面引用过的毛泽东关于马克思主义在斗争中发展的论述,就是用这个一般道理说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这个规律。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它的发展要经历斗争和曲折,这是毫不奇怪的事情。马克思主义一方面要同外部的敌对阶级的思想、理论进行斗争,一方面要同内部的错误思想、错误理论进行斗争。已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著作一般都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经历过的大的思想、理论斗争。但是,对以下两点则缺乏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主义发展过程中经历过的斗争事实能否完全说明发展中的曲折?二是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曲折。包括本人在内,我们以往习惯从斗争事实本身理解曲折,较少联系斗争发展的趋向和结果。其实,曲折在于斗争结果,而不在于斗争本身。斗争是常态,是马克思主义在其发展中不得不经历的过程和不得不面对的生存环境。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曲折不是这个意义上的。一个时期马克思主义经历的斗争结果假若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战胜错误的、反动的思想、理论,而是相反,错误的、反动的思想、理论占了上风,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出现了曲折,如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一定时期,德国社会民主党内拉萨尔主义的统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部孟什维克对“火星报”的控制、日丹诺夫主义对苏联科学和文化发展的影响、“文化大革命”十年“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对我们党和国家生活的错误指导等。问题的实质不在于是否承认发展中曲折的存在,而在于如何对待曲折。马克思主义发展进程中的具体的曲折虽然时间有长有短,但终归是暂时的,马克思主义总会战胜曲折而取得发展。辩证地看,曲折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常态,而且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动力。在每一次经受了挑战和曲折的考验和洗礼后,通过总结经验教训,马克思主义总会有新的发展。我们所谈的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曲折,在部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者那里,就是所谓“马克思主义危机”问题。以往这个提法总是同马克思主义“过时论”联系在一起。现在,他们谈论这个问题谨慎得多了,一方面,他们不轻易把马克思主义的“危机”解释为马克思主义面临“死亡”的威胁;另一方面,他们也尽量不把“危机”作为对马克思主义命运的一般看法。他们要在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危机”与它的个别结论、具体理论内容的“危机”之间作出区分。

  复合主体型规律 马克思主义发展有其客观条件,也有其主观条件。主观条件除作为基础的科学和先进的思想外,还包括实现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主体。这个主体一般地说是无产阶级,具体地说,是无产阶级大众和无产阶级政治家与理论家,而在无产阶级政治家和理论家中还包括那部分具有政治家和理论家双重身份和品格的主体,他们或者是政治—理论家或者是理论—政治家。就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来说,实质性的问题主要在于以下两点:无产阶级大众与无产阶级政治家和理论家群体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作用;政治家、理论家与集政治和理论于一身的政治—理论家或理论—政治家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作用。

  就无产阶级大众与无产阶级政治家和理论家群体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作用研究,必须坚持正确的方法,即不能把二者割裂开来,在无产阶级大众与政治家、理论家群体之间进行比较。也就是说,关于无产阶级大众与政治家、理论家群体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哪个作用更大的问题是不存在的,问题本身是不真实的。原因在于,政治家、理论家本身就属于无产阶级大众。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他们之间的区分不在于哪个作用大小,而在于作用的方式。无产阶级大众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基础性主体,亦即阶级主体;政治家、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实现主体。就其表现来说,前者是隐蔽的主体,后者是显现的主体。政治家、理论家在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作用代表了或表现了无产阶级大众的作用,而不是离开这个作用。

  政治家、理论家与集政治和理论于一身的政治—理论家或理论—政治家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作用的比较,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研究的主题。在这里,政治家、理论家和政治—理论家、理论—政治家既指个人也指群体。但是,有意义的或可比较的同样不是政治家和理论家之间在马克思主义发展中哪个作用大小的问题,而是作用方式问题。政治家的作用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实践基础相联系,特别是与政治实践相联系;理论家的作用在于实践基础上理论成就的形成与表达。无产阶级实践基础上的理论成就属于无产阶级总体,属于包含在其中的政治家、理论家群体。但是无产阶级的实践经验,无产阶级政治家的实践经验、智慧、意志的理论形式一般通过阶级的理论家总结、发挥和表达出来。可以拿来比较的是政治家或理论家(个人或群体)与政治—理论家或理论—政治家(个人与群体)的作用。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实现,一般来说,单纯的政治家和单纯的理论家其素质、作用都不及具有政治家和理论家双重身份和品格的政治—理论家或理论—政治家。因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既需要政治家长于的实践经验,也需要理论家长于的理论素养,而单纯的政治家和单纯的理论家一般不具备这两方面的素养。就马克思主义发展中的政治—理论家和理论—政治家的作用来说,政治—理论家的作用可能更突出一些,政治—理论家的优势在于其首先是政治家的身份,因而首先在于其与实践之间的联系和作为理论基础的丰富政治经验,在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往往由政治—理论家主导。理论—政治家也是实践中的和具有一定政治经验的理论家,不能认为他们是一群脱离实际的人,他们只是在这一方面同政治—理论家比较不具明显优势而已。但他们比起政治—理论家来,则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即他们的理论敏感性(正如政治—理论家的突出的政治敏感性一样)、理论能力,因而使之能够把政治—理论家主导的理论创新在正确理解的基础上以系统的理论形式表达出来。但是,应该说,政治—理论家与理论—政治家正如他们的身份区分差异是很小的一样,他们在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中的作用差异也是很小的。

  以上的分析不是纯粹的逻辑推论,而是基于对无产阶级事业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经验观察。总的来说,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实现主体中,能够把政治家和理论家的素质、品格集于一身的复合型主体的优势是明显的。

   1 2 下一页  

标 签:
  •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马克思主义,文献标识码,马克思主义理论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