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演变的逻辑与意义

  内容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经历了从三位一体到四位一体再到五位一体的转变。转变的客观根据是现实社会生活的变化和实践的发展,理论根据是思维方式的变化。由三位一体发展为四位一体具有思维创新的意义。由四位一体发展为五位一体尤其显示总体布局是一个开放体系。总体布局发展的实质在于社会全面和谐发展,在于社会的科学发展。这是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丰富和发展,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

  关 键 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五位一体

  作者简介:梁树发(1949-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党的十六大以来,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党中央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概念和理论,其中包含三位一体、四位一体的概念和理论。党的十八大又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五位一体的概念和理论。这是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丰富和发展,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如何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如何理解这个布局从三位一体到四位一体、五位一体发展的逻辑与意义,是理论工作者面临的重要课题。本文是对这个总体布局的初步理解。

  一、总体布局的演变

  第一,从二位一体到三位一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概念提出以前,没有总体布局这个概念,也没有关于这个布局的三位一体、四位一体的提法,更没有二位一体的提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三位一体,指的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的统一。所谓四位一体,是在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之外增加了社会建设。它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统一。二位一体的提法至今还没有。所谓二位一体,是指经济与社会的协调发展,也是指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统一。二位一体,不是作为确定的提法、概念被提出来的,也不具有一定时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意义,但它的确是我们党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或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体思路。1982年9月1日,胡耀邦在党的十二大所作的政治报告中,曾经明确地把在建设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努力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的一个战略方针问题”提出①。直到现在,这个战略方针也没有改变。三位一体虽然可以被看作二位一体的逻辑延伸,但是,这不能被看作“战略方针”转变为“总体布局”。“总体布局”始于三位一体。

  三位一体概念同四位一体概念是同时出现的,也是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概念一同出现的。这三个概念同时出现在胡锦涛于2005年2月19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中,集中出现在以下论述中:“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总体布局,更加明确地由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三位一体发展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四位一体。”但这并不表明三位一体的实践或事实只是从此时才开始,作为概念它与四位一体一同出现,而作为事实它比四位一体则要早。后者是对前者的发展。还应指出,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三个方面协调发展的三位一体思想的形成,实际上早于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三位一体的认识。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所作的开幕词中,正是从“党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工作”的角度说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恢复了正确的政策②。经济建设是个基本概念,比政治建设、文化建设概念出现得要早。改革开放前,例如在党的十一大的政治报告中,就已经出现经济建设概念③。文化建设概念最初的含义比较狭窄,不具有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并列的那种全面意义。它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两个方面的内容之一。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一方面是文化建设,另一方面是思想建设④,文化建设相对于思想建设而言。江泽民在党的十五大所作的政治报告中,提出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怎样建设这样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问题⑤,我们从中可以看到现在意义上的文化建设思想和其中蕴含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三位一体思想,但“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这种特定表述形式还未出现。在党的十六大政治报告中,文化建设概念不仅已经出现,而且具有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并列的全面的和相对独立的意义。

  政治建设概念比文化建设概念提出得要晚些。在1994年9月28日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几个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首次见到“政治建设”的提法,但它是一个与思想建设、理论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并列提到的从属于党的建设概念的一个具体概念,而不是构成三位一体或四位一体的那种具有广泛社会意义的政治建设。三位一体意义上的同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并列的政治建设,即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三位一体的规范表述形式,据考察,最早见于中共中央2001年9月20日发布的《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纲要》指出:“集体主义作为公民道德建设的原则,是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和文化建设的必然要求。”⑥2002年11月8日,江泽民在党的十六大政治报告的第四、第五、第六部分分别谈了经济建设和经济体制改革、政治建设和政治体制改革、文化建设和文化体制改革⑦。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概念前后相续,形成一种规范性的表述形式。2004年9月19日,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则明确提出“把推进经济建设同推进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统一起来,促进社会全面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⑧,表达了明确的三位一体思想。这里可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即能不能说我们当初坚持二位一体的建设的总体思路,而没有提出三位一体的总体布局,是因为社会的政治方面的矛盾和问题还没有出现,从而决定了我们党还没有可能提出政治建设方面的任务?回答是否定的。在客观上,社会的政治方面的矛盾表现实际上同经济方面、思想文化方面的矛盾表现同样激烈,甚至更为激烈,因而政治建设的任务同经济建设的任务、文化建设的任务可以说同样迫切。所以,中央在改革开放之初就提出民主政治建设任务⑨,只是这个任务还没有与经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并列提出,没有与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发展并列提出。原因是思想方面的,即我们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的思路还是二位一体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指导上还没有形成明确的“总体布局”思想。

  第二,从三位一体到四位一体。2005年2月19日,胡锦涛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对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理论的内容、意义和思想渊源作了系统阐述,指出我们党明确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表明“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总体布局,更加明确地由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三位一体发展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四位一体”。这里,第一次出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概念和三位一体、四位一体概念。2006年10月11日,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进一步强调“推动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协调发展”⑩。党的十七大号召全党和全国人民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胡锦涛在政治报告中谈到了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他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看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目标和基本政策构成的基本纲领”,并根据这个新要求对如何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进行了专门阐述(11)。社会建设是个新概念,产生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之后。同上面关于对社会生活中政治方面的矛盾和问题,以及政治建设任务提出的意义的认识一样,这里还可提出:以上概念演变是不是说明关于经济、政治、文化生活之外的社会(狭义)生活中的矛盾和问题,一定是出现在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生活领域之外呢?实际的社会建设的任务产生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之后呢?回答也是否定的。一定时期的社会生活领域的矛盾和问题发生的普遍性、深刻性和激烈程度可能不如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领域,问题解决的要求不像经济、政治、文化领域来得那么迫切,但是,矛盾和问题以及根据这个矛盾和问题提出的解决任务则是存在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始终重视社会建设领域的问题,重视社会事业的发展。党的十二大明确提出:“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是社会主义生产和建设的根本目的。‘一要吃饭,二要建设’,是指导我国经济工作的一项基本原则。”(12)1994年10月,中央召开第一次全国社会发展工作会议(13),1995年5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作出的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中,又特别谈到推动人口、资源、环境、医药卫生等重点社会发展领域的科技进步问题(14)。2000年5月,中央还专门召开关于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的座谈会,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发表《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切实保证国家长治久安》的讲话。应该承认,中央提出以社会建设为新内容的四位一体总体布局思想,根据就在于在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的实践中,经济、政治、文化以外的社会生活领域的矛盾和问题大量涌现乃至激化,决定了党和政府在思想上、理论上和指导建设与发展的总体思路上,越来越关注社会生活领域,具有“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活”(15)的全方位视野。

  第三,从四位一体到五位一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的五位一体思想是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的。胡锦涛在党的十八大政治报告中指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依据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总布局是五位一体,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16)五位一体指的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统一。在原来四位一体的基础上,增加了生态文明建设。这个转换比从三位一体到四位一体的转换来得自然。这是因为,一方面解决了由三位一体发展为四位一体的思维转向(将在后面专门说明),另一方面是由于现实中生态环境问题凸显。这一转换与发展的结果,既强化了作为三位一体发展为四位一体的思想基础的现实性思维,也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更加完善。

   1 2 下一页  

标 签:
  • 总体布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建设,科学发展观,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